游離在海洋與城市之間
關於部落格
  • 271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參一族

夜探潮間帶,耳邊傳來海浪聲與風聲,寧靜而黑暗的海洋世界,有許多生物正蠢蠢欲動,像是白天躲在礁岩縫隙中休息的海參,到了夜晚就緩緩出動,準備進行一天中最重要的覓食任務,而此時也是觀察海參的最佳時機。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趙世民博士拿起探照燈,走入潮池開始尋寶,恆春半島的萬里桐海岸,不只是台灣海參家族的大本營,也是學術界研究海參的重要基地,從萬里桐開始與海參結緣,趙世民博士研究海參已經快二十年了,曾經在這裡發現過三十多種的海參,不過他的最愛,還是外表最不起眼的黑海參。 「黑海參是一種會穿衣服的海參,你看牠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趙世民博士拿起一隻黑海參,這隻黑海參全身裹滿白色的珊瑚沙,為什麼黑海參要用沙子把自己包住呢?原來黑海參也懂得「防曬」,因為恆春半島天氣炎熱,白天陽光直射溫度很高,於是黑海參就在身上多加一件白沙外套來保護自己,有沙子的阻隔與反射,黑海參身上的溫度降低,就不怕被曬傷了。 黑海參不只懂得穿衣哲學,最奇特的生態,莫過於一隻變二隻的斷裂生殖能力,「黑海參進行無性生殖時,會將身體前端舉起,扭轉兩圈,扭轉點的組織會變細,以減少斷裂後留下的傷口,最後分成兩隻。」趙世民博士表示全世界有一千六百多種的海參,但是會用斷裂生殖來繁衍後代的卻不到十種,這也難怪他對黑海參情有獨鍾,更好玩的是一旦有一天黑海參長的太胖了,胖到沒有辦法扭動身體,就會失去斷裂生殖的能力。 另外海參連吃的東西都很古怪,在珊瑚礁的潮池裡,看到海參伸展出觸手,抓取珊瑚沙吃到肚子裡,「你摸摸看,牠整個腸道裡全都是珊瑚沙。」趙世民博士說別以為海參吃的是沙子,其實牠的功能像一只濾水器,當牠把有機物、細菌、浮游生物、藻類碎屑吸收完之後,會把乾淨的沙子排出來,所以海參可是清潔海洋的大功臣,也嬴得海蚯蚓、海洋清道夫的封號。 一般人和海參見面的地方,不是餐桌就是市場,為了給海參平反的機會,趙世民博士出版第一本台灣礁岩海岸的海參圖鑑,把海參有趣的生態故事說給大家聽,究竟海參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如果你問趙世民博士,他一定會回答你海參的屁股最了不起,「你知道嗎?海參是用屁股呼吸」。 海參的體型雖然是臘腸型,但還是有頭尾之分,一邊是頭和觸手,一邊則是肛門,而海參呼吸器的出口就長在肛門,海水會從肛門孔流入流出,在身體裡進行氣體交換,用屁股呼吸還不夠稀奇,有些海參的屁股還可以發射攻擊武器,甚至提供免費的住宿,海參的屁股到底有多神奇呢?
照片提供: 海洋生態保育工作者 郭道仁 「像這隻海參的肛門就好像七四七的頭等艙」,趙世民博士在潮池裡找到一隻長二十幾公分,體態美麗的糙刺參,糙刺參的肛門很大,當牠用屁股呼吸時,有些小型的魚蝦蟹以及浮游生物,會跟著海水一起被吸進肛門,像隱魚就覺得海參的肛門是一個安全的居住環境,於是決定住下來和海參一起生活。 不過有些海參的屁股就沒這麼溫和,一不小心一隻棕環參從肛門噴出白色的黏絲,狠狠的黏住趙世民博士的手指,這種黏絲可是海參的防衛武器,異味與黏性具有致命的殺傷力,「當牠遇到敵害,就把屁股轉過來,給你一砲,像螃蟹的螯腳都會被黏住,跑不掉就慘死了」,別小看了行動緩慢、外表柔軟的海參,牠們的防衛伎倆可是千奇百怪,恐怖的「自割」行為就是其中之一。 有些海參一受到攻擊或刺激,就會把腸子等內臟排出留給敵人,想用障眼法讓自己全身而退,有些海參則是會溶解自己的體壁,身體逐漸呈現黏液狀,有時海洋環境的變化,比如說海水溫度太高、鹽度太低、水質太差等因素,也會導致海參集體排腸,「這種生態行為就像壁虎斷尾一樣,為了求生存。」趙博士指著一隻被遊客玩弄之後,已經吐腸虛弱的黑海參,說明牠們的再生能力很強,只要環境恢復正常,不繼續受到干擾,自割的組織可能在一個月之後恢復。 其實海參在生態系中,幾乎沒有天敵,牠們最大的天敵就是人,亞洲人視海參為高營養、無膽固醇的美食,而台灣海域的海參,大多數體壁都比較薄,數量也不夠龐大,因此經濟價值不高,目前市面上看到的海參幾乎都從東南亞、中南美洲等地進口,台灣是海參的消費大國,曾一度被國際保育團體指責為「海參保育的頭號殺手」,現在就連本土的海參也逃不過被食用的命運。 澎湖南海的當地居民,偶爾會捕食黑海參做為家常小菜,在處理黑海參時,會流出紫紅色的體液,當地居民稱之為「血參」,這種紫紅色的體液含有麻醉物質,是黑海參抵禦敵人的另一種化學武器,有時漁民也會利用這種液體,來毒昏潮池裡的小魚小蝦,而要食用黑海參,前置處理的過程相當費工,必須用鹽巴清理、刮除黑色表皮、用火烘烤等,花費半天的功夫只能吃到一小盤的海參,早期這項傳統料理只是討海人自己捕撈,做為蛋白質與膠質的來源,沒想到隨著觀光與美食風潮的盛行,澎湖的海產店開始促銷土產海參料理,處理好的海參一台斤要價高達二千元,這項商機也讓黑海參的命運堪憂。 「台灣的海參面臨最大的問題,還是海水污染以及棲地的破壞,因為海參受到水質影響很大。」趙世民博士以萬里桐海岸為例,二十年來,眼睜睜看著海參的數量減少了三分之一,「尤其體壁薄的錨參類,幾乎抵禦不了污染,像是可以長到二三公尺長的灰蛇錨參,以前一個晚上可以看到五十隻,現在能找到三四隻就算不錯的了。」由於大部分的淺海海參都生活在潮間帶到水深3公尺以內的水域,這個區域也是受到陸源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一旦水質惡化,行動遲緩的海參跑也跑不走,牠們的幼生也很容易集體死亡,海參少了,海洋清潔的工作荒廢,海洋就愈來愈髒,一場惡性循環開始上演。 這一天罕見的灰蛇錨參終於現身,讓調查海參的研究人員精神振奮了起來,對於萬里桐的這片潮間帶,趙世民博士有些感慨有些無奈,不過他寧願相信海參會用強韌的生命力和再生能力,找到一條新的出路。 梅花參 照片提供: 海洋生態保育工作者 郭道仁 蛇目參 照片提供: 海洋生態保育工作者 郭道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