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離在海洋與城市之間
關於部落格
  • 271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陸蟹王國

午夜,滿月高掛星空,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劉烘昌博士,走入悶熱潮濕、蛇蟲出沒的海岸林,準備進行螃蟹的調查研究,拿著探照燈他開始朝樹上找螃蟹。 螃蟹會爬樹!乍聽之下有些錯愕,劉烘昌博士卻說這種螃蟹不但是爬樹高手,而且還會在樹上表演特技,「牠們會從一片葉子跳到另一個地方,即使三、四公尺高,也敢直接跳下來,因為牠們身體很輕,掉到地上也摔不死。」 這是劉烘昌博士前幾年發現的世界新種螃蟹,白天牠們會躲在林投樹的葉子基部,晚上跑到葉片附近活動,因此就命名為林投相手蟹,有趣的是牠們一遇到危險,就會迅速鑽到葉子基部的縫隙,倚靠林投葉尖銳的利刺保護牠,有些索性就從樹上直接往下跳,輕巧的消失在樹叢中。 其實會爬樹的陸蟹不只於此,同樣是世界新種的樹蟹(Labuanium scandens)還喜歡以樹洞為家,特別是有積水的樹洞,不論多高,牠們都能輕而易舉的到達。 樹上有爬樹比賽,樹下更是精采,陰暗潮濕的海岸林底層,持續傳出喳喳的聲響,仔細一看數百隻中型仿相手蟹,正在享受樹葉大餐,「牠們可以靠吃樹葉維持生活,而且不需要吃很多樹葉,可能一隻每天只要吃一公克左右的樹葉,就可以活存。」劉烘昌表示陸蟹不挑食,一片葉子就品嚐的津津有味,由於落葉與果實是牠們的主食,再加上陸蟹喜愛在樹林的底層挖洞居住,所以只要有一棵大樹,就可以養活幾百隻、幾千隻的陸蟹,甚至常有各種的陸蟹生活在一起。 像是墾丁的香蕉灣海岸林,陸蟹就高達20種左右,不只是全台灣陸蟹種類最多的地方,歧異度之高更排名世界第一。 為什麼會有陸蟹的產生,牠們又如何適應陸上生活呢?種種演化的奇蹟,讓劉烘昌博士對陸蟹特別著迷,「螃蟹是起源海洋的物種,即使已經來到陸地,由於甲殼表面缺乏一層不透水的臘質層,無法有效防止水分蒸發,因此水份的獲取與保存,對牠們仍是相當重要,因此陸蟹喜歡選擇潮濕陰暗的地方居住,並喜歡在相對濕度較高的夜晚出沒,以降低水份的流失。」 為了因應缺水危機,有些陸蟹會想盡辦法把鰓裝滿水,要不然就是儘量在離水不遠的地方活動,所以水池、水溝旁邊,常可以見到陸蟹的身影,而下雨或雨後的夜晚,更是陸蟹喜歡出洞遠遊的好天氣,牠們會趁著這時一方面找東西吃,一方面尋找配偶交配。 陸蟹具有許多相當特殊的生態習性,劉烘昌埋首螃蟹世界十五年,除了發現了許多稀奇古怪的陸蟹,也紀錄很多新奇有趣的螃蟹行為,不過最令他感動的還是陸蟹下海釋放幼蟲的行為。 「由於陸蟹是從海洋慢慢演化到陸地上生活,所以許多陸蟹的卵,仍然保留牠們螃蟹祖先的繁殖特性,孵化出行浮游生活的幼蟲,必須在海裡成長,脫殼變態到大眼幼蟲階段再返回陸地生活。因此每到繁殖季節,抱卵的母蟹就必須從陸地上的棲息地,返回海邊進行幼蟲釋放。」 不同的陸蟹有著不同的繁殖季節,甚至同種的陸蟹也會因所處的緯度位置不同,而有不同的繁殖期。根據劉烘昌博士的研究,墾丁香蕉灣地區的各種陸蟹,在每年五月到十一月間,分別在月圓到新月的這半個月期間,選擇不同的日子與時段,到海邊釋放幼蟲。 例如體型碩大的「圓軸蟹」通常是在月圓之時,也就是農曆十五日的前後幾天,在太陽下山後前往海邊釋放幼蟲。而體型嬌小的「奧氏後相手蟹」,則是在農曆的月底清晨時分前往海邊釋放幼蟲。有些種類的陸蟹住在離海超過十公里的內陸地區,這些陸蟹依然必須前往海邊進行繁殖,目前的科學研究仍不清楚這些陸蟹是靠著什麼樣的導引裝置從其棲息地找到前往海邊的路徑。 抱卵母蟹總在卵即將孵化的時候緩緩步入海中,當卵接觸到海水孵化時,母蟹會快速抖動腹部,把幼蟲釋放出來。 從陸蟹繁殖之旅,我們可以深切感受到地球上生物演化的美妙奇蹟,不過這一趟繁殖過程也是對成年陸蟹的嚴酷生存挑戰。即便是在無人干擾的自然界,抱卵母蟹在前往海邊釋放幼蟲的過程,也必須面臨種種大自然的考驗,包括遭太陽曬死、脫水而死、摔死、遭海浪捲走淹死、遭天敵捕食等等。而海岸公路的開闢,更增添抱卵母蟹的危機,使得牠們必須翻高牆、爬水溝、過馬路及面對最可怕的天敵:「人類」的摧殘。 「以陸蟹相對於人類的尺寸來看,一個25公尺寬的公路對螃蟹而言,可能是相當於人類要橫越寬達500公尺的馬路,而一個半公尺高的公路護欄對螃蟹而言,等於是人類面對高達10公尺的峭壁。」劉烘昌博士表示人們興建工程時,從來不曾從生物的角度來思考一下,尤其是公路愈開愈寬,車子愈開愈快,當遊客在海岸公路上恣意狂飆,享受著兜風的快感的同時,卻忽略了車輪下還有一大群的生物,正努力完成世代繁衍的任務,一不小心無數個陸蟹就這樣有去無回。 尤其到了夏季,海濱觀光區的遊客數量特多,生物的車禍事故也最為頻繁,在海岸公路上常可見到被壓扁的陸蟹、陸寄居蟹、青蛙、蛇等,橫屍遍野的景象。 不只如此,一些大型的陸蟹因為個體大又顯眼,常常會被半路攔截,當地居民算準了母蟹出現的時間,趁機捕食,像是毛足圆軸蟹,凶狠圆軸蟹等,曾經在恆春半島有著數量龐大的族群,近幾年來只剩零星的個體,早期那種大型陸蟹集體釋放幼蟲的壯觀景象已經不復見。 或許是因為陸蟹的生態很少人了解,所以人們常不經意的破壞陸蟹的棲地,比如說修剪樹木、邊坡水泥化等,這些小動作對陸蟹來說卻是大影響,因此劉烘昌博士也積極跟地方主管機關溝通,避免大肆修剪樹木或是種植外來花草,以降低對陸蟹族群的傷害。 「我今天能夠活得這麼快樂,是螃蟹帶給我的,牠讓我學會從其他的角度來看世界,這個世界不只是為人而生的,而有時我不快樂,也是因為螃蟹的處境,我的每一個研究棲地,都面臨開發破壞的問題。」從學習找螃蟹到熟練的幫牠們編號測量,十五年來劉烘昌博士捉螃蟹的技巧被磨練的愈來愈好,可是他所捉到的螃蟹卻是愈來愈少。 曾經陸蟹為了在陸地上的開疆拓土,牠們勇敢地克服對水的依賴,在一個全新的棲息地努力生存,不辭辛勞危險的回到海裡釋放幼蟲,牠們靠著極低的食物需求,極高的適應韌性,創造了生物演化史上的陸蟹傳奇,對於這群伴隨地球成長的生物,是否該保留更多的尊重與生存空間,也讓大自然有更寬廣的未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