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游離在海洋與城市之間
關於部落格
  • 273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窈窕奶爸‧海馬

對於「海馬」,一般人並不陌生,但是談起海馬的生態,許多人可能是一頭霧水,尤其光從外表來看,很難將牠們跟魚類聯想在一起,然而海馬是用鰓呼吸,終生在海洋中生活,牠具備了魚的特點,所以被列入魚類。行政院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的蔡萬生主任與研究人員正在發展人工繁殖及養殖海馬的技術。 養殖場中,從出生不到一天的小海馬,到進入生產年紀的成熟個體,目前大大小小共有一萬多隻,要養活牠們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事,關鍵在於海馬相當挑嘴,「海馬的嘴巴是管狀的,牠們吃東西是用吸的,所以餵食的餌料必須比嘴巴還要小,或者要很軟,這樣牠們才能吸得進去。」蔡主任表示海馬愛吃活的生物,在海洋中都是以浮游動物、小魚、小蝦為食,一旦捉住了海馬的口味,養活牠們就容易多了。 相較於其他魚類,海馬有許多與眾不同之處,像牠們游泳的姿勢就非常可愛,「海馬是站著游泳,有點像在踏水,牠們是利用擺動背鰭來移動,背鰭每秒鐘可以擺動五、六十下。」蔡主任形容海馬的體型是頭重腳輕,很難達到平衡,牠們的鰭又短小,缺乏推進力,因此只能靠捲曲的尾巴以及兩片小胸鰭來保持穩定。 看著海馬傾斜著身體,慢條斯理的在水中游移,很難想像這副德性怎麼搶得到食物吃,又怎麼逃避敵人的攻擊? 正因為海馬的游泳能力不太好,所以牠們練就了一身偽裝的好功夫,「海馬會改變身體的顏色,隱身在環境中,比如說體色變得跟海藻、珊瑚相當接近,讓其他生物不易察覺牠的存在。」蔡主任說這種隱身術,讓海馬方便覓食又可以避敵。 對於海馬的變色機制,研究人員特別感興趣,因為他們所養殖的庫達海馬,在相同的養殖環境條件下,竟產生了黑色、紅色、黃色及金色等不同體色,「最好玩的是同一缸的海馬,體色絕對統一,我們嘗試把一隻紅色的海馬,放到全是黑色海馬的養殖缸中,不到一個小時,紅體色的海馬慢慢轉變成黑色,最後被同化了。」究竟是哪些因素會影響海馬的體色,又可以怎麼改變?變色機制為何?這是研究人員最想解開的謎題。 在全世界32種海馬當中,體型最小的豆丁海馬,偽裝技術堪稱一流,牠最喜歡棲息在一種海扇型的網柳珊瑚上,身材超迷你的豆丁海馬,體長不超過三公分,身體的顏色和牠們所棲息的珊瑚,幾乎一模一樣,甚至身上還有凸起的表皮組織,像極了珊瑚的一小段分枝,相似度之高讓人難以分辨。 豆丁海馬可是海洋中的超級名模,許多潛水人慕名前往印尼、菲律賓、澳洲等地,只為了一睹豆丁海馬的風采,而發現豆丁海馬就像一場尋寶遊戲,2005年5月,牠們終於在台灣的墾丁和蘭嶼海域現身了。 豆丁海馬 照片提供:海洋生態攝影工作者 蔡永春 豆丁海馬 照片提供:海洋生態攝影工作者 蔡永春 包含新發現的豆丁海馬在內,台灣目前共有5種海馬,一般來說海馬喜歡棲息在海流比較強的海域,住在這種地方海馬找食物省事多了,因為會有許多小生物,隨著潮水自動送上門來。不過為了確保自己不被海流帶走,海馬施展一種「勾尾」絕活,牠們會用尾巴攀附在一些物體上,像是海藻、珊瑚、紅樹林、甚至蚵架,只要尾巴可以勾住的地方,常常可以發現牠們的行蹤,於是海馬又被封為海洋中的「鋼管女郎」。 其實海馬的尾巴功用還真不少,這美麗的卷尾也是展現愛情的法寶,「海馬有詩情畫意的愛情觀,牠們會互相追逐表達愛意,這時體色會忽暗忽明,有時尾巴還會勾在一起,來一段浪漫的愛情之舞。」蔡主任戲稱牠們的前戯很長,總是先互相看對眼,培養出感情,才開始進行交配,「牠們交配時,尾巴會先勾住,然後腹部對腹部,母海馬把輸卵管對準公海馬腹部的孵卵囊,產下卵之後,公海馬排入精子讓卵授精,開始代理孕母的工作。」 在海馬的世界裡,懷孕生產可是公海馬的責任,這也顛覆了生物界對於母性的基本定義,大約10天到42天(視飼育水溫而定),窈窕奶爸的任務就會完成,「公海馬在生產時,會像產婦一樣用力壓縮腹部,讓小海馬一隻隻蹦出來,等到全部產完之後,精疲力盡的公海馬,通常會側躺在水底喘息。」蔡主任說,生產的數量取決於孵卵囊的大小,裝得多當然生得多,通常海馬一年可以懷孕十幾次,一次少則生下幾十尾,多則幾千尾,依照海馬種類而有所不同,曾經在養殖場中,庫達海馬生出了2400多尾的小海馬,打破了目前世界保有的紀錄。 剛出生的小海馬非常脆弱,很容易成為其他海洋生物的美食,「野生的小海馬存活率不到2%,成熟的海馬又要面對海洋污染以及人為捕撈的問題。」蔡主任拿出國際的研究報告,資料顯示世界上有高達77個國家,涉入海馬的貿易,尤其亞洲地區每年消耗掉七十噸左右的海馬,也就是說人們至少從野外捕捉了二千四百五十萬隻的海馬,數量相當驚人,其中大多數是在於傳統醫藥的使用。 一直以來,海馬被視為名貴的中藥材,早在宋朝就有關於海馬的記載,當時稱為水馬,通常民間療法是將海馬當作「藥引」,和其他中藥材一同浸泡成藥酒飲用,市面上乾海馬的價格一斤高達上千、上萬元,體型愈大價格就愈高,目前東南亞地區是最大的海馬輸出國,而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台灣都是名列前矛的進口國。 乾海馬除了提供中藥利用,還得應付逐漸龐大的藝品市場,而水族館也很喜歡展示活的海馬,這也難怪全世界的海馬數量逐年的往下掉,2004年5月華盛頓公約組織(CITES)將海馬列入附錄二的保育名單中,明文限制體長超過十公分以上的海馬才可以利用,而國際上的進出口貿易,也必須有合法的證明文件,這項法令讓海馬的貿易逐步透明化。 「目前我們所做的還談不上復育,畢竟人工繁殖的海馬,很難在野外存活,不過至少可以供應水族展示的市場。」蔡主任認為海馬的需求量還是很大,除了法令管制以及教育宣導之外,也得倚賴人工養殖來解套。 到底要用什麼方式,才能讓這群穿上盔甲的海洋騎兵,繼續在大海裡展現英姿呢?或許人們如何看待海馬這種生物,才是決定牠們未來生與死的關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