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游離在海洋與城市之間
關於部落格
  • 274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海洋裡,你不再說話

 51日勞動節,在這個屬於勞工的日子裡,你卻因為漁業署的人工魚礁投放工程意外身亡,報紙上的一小角,出現了你的名字,上面寫著「潛水伕發生溺水意外」,對許多人來說,這則新聞只是每日會出現在報紙上的人生悲劇,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這起「意外」,其實是因為簡陋粗糙的安全設備、荒謬至極的勞工制度,才讓一位年輕的基層勞工,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毀了一個家庭。

 

再次見到你,竟是在苗栗的殯儀館內,你的相片與靈位,被隨意的擺放在椅子上,讓人不免為你抱屈,三位年幼的孩子,不時跑到相片前探頭看看,在孩子的世界裡,還不清楚死亡是怎麼回事,「媽媽,你不要再哭了嘛!爸爸,你叫媽媽不要哭!」不到五歲的小男孩安慰著媽媽,聽到不免讓人鼻酸。

 

你的遺體,被放置在解剖室內,這一天檢察官與法醫將在你身上動刀,因為朋友與家人都不相信「溺水」是你生命結束的原因,在我們的心目中,你是海洋裡的「無敵鐵金剛」,究竟在溺水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台灣第一刀,」,摯友這樣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因為以前許多潛水員工作身亡,都以溺水死亡結案,殊不知溺水只是結果,有太多的原因,造成這樣的結果,可能是供應的氣體有問題,可能是風浪海流不佳,可能是上升速度過快,可能有太多的可能。

 

曾經你告訴摯友,有時為了趕時間,在減壓時間不夠的狀況之下,他們會強拉你上岸,曾經在海象海流不佳的狀況之下,也要下水,那天是否也是如此呢?當天他們只叫你一人下水,沒有人知道海面下,發生了什麼事?「我沒有力氣了」,是你上岸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在人員與設備不足的狀況之下,你竟二度落水,失去了性命。

 

由於潛水工程太過專業,一般人難以理解,因此勞工的職業安全,也被長期忽略,我曾用一種非常淺顯的方式,跟朋友形容過你的工作方式,「從船上牽一根長長的管子到海裡,由這條管子來供應潛水伕呼吸的氣體,潛水伕身上還背著一堆工作用的器材。」還記得朋友聽到時,那種不可思議的眼神與表情,是的,在台灣長期有一群勞工,冒著生命危險在海裡工作,然而他們的工作環境與待遇,卻是如此的不公平。

 

這些潛水伕,通常都是以打零工的方式,被不同的雇主雇請,因此就像遊牧民族一般,哪裡有水下工程進行,就往哪裡去,而價錢呢?很多時候是以「跳海」的次數來計算,「一般來說,一天當中跳第一次就三、五千元,跳第二次三千、二千,接下來一千...」,我驚訝的發現,從事潛水工程的勞工們,生命竟被人當成在菜市場上喊價一樣,不知多少人就這樣往海裡一跳,從此一去不回。

 

另外,還有三成左右的勞工因工作傷害,而得到潛水伕病,從此病痛一生,生活與工作都陷入困境。更誇張的是,這些勞工在職場上死亡或受傷,是領不到保險金的,因為目前從事潛水工作竟不在保險的範圍之內,所以雇主也只會幫器材機具保險,而人呢?因為不能保險,所以就看著辦吧!

 

如果不是為了養家活口,沒有人願意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如果不是年輕力壯,也無法勝任這種工作,通常這樣的勞工,往往是一家人的支柱,大部分是上有年邁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子女。

 

由於沒有保險,大家都擔心你年幼的孩子,生活經濟陷入困境,沒想到你的老婆異常的堅強,「我還年輕,我可以去賺錢,最重要的是,我要知道真相,我不要再有潛水人員的老婆,跟我一樣每天擔心害怕。」母性的韌性,讓人不忍、讓人心痛。

 

諷刺的是,要知道真相,除了證據,還需要錢,像這一次的解剖驗屍,家屬就必須付給殯儀館近二萬元的「場地費」,整個社會的制度,根本在一層又一層的剝削著勞工。

 

在這一場意外中,我們不禁要問,漁業署在哪裡?勞委會在哪裡?

 

不過我們知道,你,會給我們力量,找出真相;我們知道,因為你,未來我們必須更努力的往前走,為海洋,為環境,為那些曾經犧牲的海洋人。

 

這一天,我們再次來到最常相聚的海邊,這一天,風和日麗,海面上散發出迷人的光芒,這一天,我們知道,你的靈魂,永遠陪伴著我們,在海洋,在身邊,只是你不再說話……

 

(僅以此文紀念因潛水工安意外身亡的朋友-蔡書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