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離在海洋與城市之間

關於部落格
  • 27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11的習題

在國際核能事件中,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被列為最嚴重的第七級,福島核災外洩的放射性物質銫137,更是廣島原爆的168倍,美國國家科學院期刊更指出,銫137的污染範圍,已經擴及100公里之外。

就在核災即將屆滿一年的時候,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獨立調查委員會公布報告,直言福島核災會這麼嚴重,影響範圍會如此廣泛,主要的原因是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的疏失,整體上日本完全沒有管理危機的準備。

日本在核災發生之前,大家都相信反應爐絕對安全,輻射離我們很遙遠,現在才知道錯了。」日本福島縣立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目前負責福島縣居民輻射暴露的健康追蹤,他認為日本早應該為可能發生的風險做好準備。

其實日本不是沒有評估到核災發生的可能,還特別在核電廠外設立了應變中心,評估一旦核能事故發生,應變中心可以掌握狀況,並做為對外連繫、坐鎮指揮的重要基地,但是311這一震,讓核電廠外的應變中心全面停擺,另外日本曾經引以為傲的輻射擴散模擬系統SPEED1,也沒有發揮功效。

在東京大學研究醫療倫理學的赤林朗教授表示,政府未即時公布輻射擴散資訊,導致民眾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承受了輻射污染的風險。「地震發生後的第一時間,日本文部科學省SPEED1的輻射擴散模擬訊息,政府沒有公布,美國都知道了,民眾卻沒被告知,導致他們不了解輻射污染的狀況,甚至有民眾反而疏散到輻射劑量較高的地區。」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SPEED1可預測79小時後的輻射擴散情形,在311下午5點,SPEED1就順利啟動,但第一次資訊公佈的時間卻是323,甚至到了411,才第二次公布輻射擴散的情形。

住在
磐城地區的左藤
明美女士,在核災發生後,跑到飯館村去避難,沒想到那裡的輻射劑量,比她原本居住的地區還要高,後來她又再度撤離,對於政府沒有告訴民眾輻射擴散的真實情況,讓她們白白遭受輻射污染傷害,感到相當憤怒。

核災發生後,日本政府先是緊急撤離了2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並要求203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在室內掩蔽,但是輻射塵擴散的方向,並不是等距離的向外擴散,而是隨風向與地形 不均勻的掉落在各地,許多輻射值特別高的地方,其實都不在撤離範圍之內,之後日本政府又宣布,如果輻射值超過每人每年20毫西弗,就必須緊急撤離,民眾在資訊混亂的狀況之下,光是核災避難疏散的過程,就花了快兩個月。

然而,還有更多的民眾,面臨走與不走的困難抉擇。

核災發生之前,日本訂定的每人每年輻射曝露量的標準值是1毫西弗,核災之後,日本政府以每人每年20毫西弗作為緊急撤離標準,也導致很多地區輻射值雖然高,卻還沒達到必須撤離的標準,居民只能繼續生活。

擔心輻射會影響健康,許多居民只能自力救濟,採取自主避難的選擇。

目前在福島大約有六到十萬人,選擇放棄工作離開家園到外地避難,有大約三萬到五萬人,將孩子送到外縣市生活,自己留在福島工作,還有更多人只能利用假期,帶著孩子去外地,以「短期休養」的方式,來降低輻射曝露量。

311發生之後的兩個月,福島市民中手聖一的兩個孩子,就相繼出現流鼻血的症狀,之後他決定把太太和小孩送到外地去避難,自己繼續留在福島工作,他與150位家長成立了「保護孩童遠離輻射福島Network」,一年來他們陸續收到一些可能受到輻射傷害的個案資料,像是孕婦的胎兒胎死腹中,還有一些剛出生的新生兒有先天性的心臟病,也有人得到甲狀腺腫瘤,雖然無法證實是否與輻射污染有關,但每個故事都令人心痛。

來到福島市的公園裡,看到一個告示牌,上面提醒著民眾到公園的時間,盡量限制在一小時之內,回去之後要洗手洗臉,並且避免嘴巴沾到泥土,在核災發生之後,很多家長不敢帶小孩到戶外玩耍,就是怕孩子受到輻射污染,沒想到在戶外玩耍這麼簡單的希望,在福島要實現卻是如此困難。

雖然日本政府陸續對學校、公園、道路,進行大規模除污作業,但是問題依舊無法徹底解決,到底這些地方的輻射劑量有多高呢?

20117月,我們在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六十公里處的福島市,一座大賣場的人行道上,測到高達10微西弗的輻射劑量,相當於環境背景值的100倍。

20122月,我們又在當地的神社,測到3微西弗的輻射劑量,這些地方都超過緊急撤離標準,政府卻沒有做任何撤離行動,居民為了生活,只能若無其事的生活,在日本還有多少這樣的角落?又有多少居民長期處於輻射污染的環境中?

另外這些放射性物質,還會累積在土壤、水源、經由飲水與食物進入人體,危害健康,從身處的環境、呼吸的空氣、到喝的水、吃的食物,輻射無所不在的充斥在福島居民生活中。

輻射對當地的農漁業,更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不只居民不想買來自東北地區的食物,在牛肉、牛奶、茶葉、稻米陸續被檢測出輻射量超標之後,日本農漁產品,品質第一的國際形象,也跟著崩毀,尤其有80%的輻射塵是飄向海洋,影響到的是國際漁業與海洋生態,輻射污染的嚴重性,日形擴大。

福島核災所帶來的負面效應,不只讓日本在國際上的信賴度降低,也讓許多日本民眾,對於核能安全的信任徹底瓦解。

各式各樣的公民行動,在日本各個城市持續上演,許多從來沒有參與過反核運動的民眾,也開始走上街頭。日本全國共有17座核電廠,54座核能機組,目前只剩下2座機組在運轉,這些正在停機檢測的核電機組,未來會不會再重新啟動,公民的力量將左右政府決策。

核災讓日本付出慘痛代價,清除核災區的輻射污染,預計花費數百億美元,光是日本福島縣,就有兩百萬民眾,必需建立輻射暴露評估資料,進行長期的健康風險追蹤,還有數十萬人因為核災失去故鄉,今年三月,中手聖一做了痛苦的決定,他將帶著家人,離開家鄉。

「我生在福島,長在福島,一直住在福島,我太太和小孩也是一樣,我們在福島的一切將被迫拋棄,對於要遷居,是痛苦的抉擇,關於未來,我只能說我們是一群被賦予特別的命運,必須過著特別生活的福島人,在我們有生之年,已經很難再回去福島。」中手聖一無奈的說,他們沒辦法再忍受親人分離,這一年觀察下來,他認為福島要復原的時間,比他想像的還要長。

有人選擇遠離,有人被迫撤離,有人忍受分離,還有更多沒辦法離開的居民,只能繼續活在輻射的恐懼之下,311地震、海嘯的世紀災難,並沒有打倒日本重建的信心,但是被輻射污染的大地,卻失去站起來的機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